主页 > 数据解读 > 央行观点 >

央行去大区行改革:中编办开启调研 预计2020年完

发布时间:2018-11-01 15:38 发布人:小雪 浏览量: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中央编办调研组已于上周对央行大区行恢复省分行体制进行调研,主要内容涉及履职、级别以及将来的职责范围,初步定于2020年完成改革。业界提醒,恢复省分行后,应避免重蹈历史上地方政府对金融的过度干预


《财经》记者张威/文袁满/编辑


沿用20年的央行大区行制度改革时间点即将临近。


《财经》记者独家获悉,中央编办调研组已于上周对央行大区行恢复省分行体制进行调研,调研主要内容包括履职、级别以及将来的职责范围。另据知情人士介绍,中编办将该项改革初步定于2020年完成。


届时,沿用20年的央行大区分行制度将成为历史。早在去年7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已明确了央行撤销大区行按照分行体制进行调整的改革方向,会议同时提出,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接近央行人士表示,一个重要省份的经济体量都比较大,未来,省级分行层面也有望适度涉及宏观政策。


“上世纪90年代,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但是地方政府干预金融的力度太大。”某金融人士表示。为了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解决上述过渡干预问题,人民银行按照经济区域设计,实行9大分行辖区。


9大区分行包括:上海分行(管辖上海、浙江、福建);天津分行(管辖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沈阳分行(管辖辽宁、吉林、黑龙江);南京分行(管辖江苏、安徽);济南分行(管辖山东、河南);武汉分行(管辖江西、湖北、湖南);广州分行(管辖广东、广西、海南);成都分行(管辖四川、贵州、云南、西藏);西安分行(管辖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


“在执行过程中,大区分行是正厅级单位,而中心支行一般是副厅级。那么,恢复分行制就出现了级别难题。”知情人士坦言,人行有意将升级的省分行恢复正厅,但是中编办似乎也给不了那么多正厅级。“以往比较小的中心支行派过去一个处长就可以做行长,如果统一升级,那内部矛盾也会比较大。”


“中编办将时间定在2020年也是考虑了这个问题,大区行分开后,正副厅级有一堆,有些快到退休年龄的也应该主动分流,可以参考之前银保监会合并。”上述知情人士说。


“改革文件还没有到,但是已经有相关方案在定夺,设置分行但是不升格的可能性比较大。过去已经分出来正厅或者副厅的维持原状。”央行某分行人士表示。


不过,在某政府官员看来,级别的问题并不难解决。“资历老的可以直接恢复正厅,资历浅的可以以副代正,过几年内部调整即可。”


而对于大区行进行分行制度改革本身这件事,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持有不同的看法,有声音认为个别中心支行所在省份体量过小,不宜单独划分分行,有声音认为大区行管理效率不足。


也有声音认为,现在科技能力这么强,数据随时可以调取,不像过去人工层层传导,央行实行扁平化管理连县域都能管到。


事实上,上海大区行在2016年就已经与浙江和福建中心支行分开,而浙江中心支行和福建中心支行也都已经履行分省管理职能,直接向总行汇报工作,党建和人事也全部归总行直接领导,只是名称还未更改。而其他大八大区依然管理省会中心支行的党建和人事。


据接近上海分行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上海分行作为上海总部的任务很重,要围绕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同时要承担总行在全国的部分职能,有些市场职能也都在上海。所以,上海分行分开之后,有利于更好发挥上海总部的作用,集中精力管理上海总部自身职能。能更好服务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强化了上海总部地位;对于分开的省中心支行来讲,一方面提高了管理效率,另一方面提高了执行总行政策的效率。


“分开之后,决策半径近了,也符合省域经济。”该人士说。


之所以要对大区行进行省分行改革,据亲身经历改革者介绍,90年代在实行大区分行制度后发现,政府和央行之间还是存在一些矛盾。所以,大区行实现两年之后,有些职能特别是业务管理职能就已经逐渐往省一级来靠了。其中一个典型的问题是,大区分行要管理不同的省份中心支行,协调不同的省,在协调过程中效率不够高,而且大区分行对其他省份也很难非常了解,政策制定难以因地制宜。


实践证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不够完善的情况下,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落实。而且那一时期恰逢赶上央行向现代化央行转型,证券、保险、银行先后实行分业经营和分业管理。这种模式推动了央行上收宏观技术功能,也一定程度排除了地方政府干预货币政策。




“分行虽然一直没有恢复,但是一直朝着这个方向走的。去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央行根据分行体制进行调整。”上述亲身经历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恢复分行制度也不可逃避当初成立大区行的初衷。“当年设立的初衷也是,独立的货币政策权和职能。地方政府对省分行干预程度有多深?这几年省政府开会,分行都要表态,不都这样子么。”某地方官方坦言。


从人民银行的角度来,货币政策跟地方政府某种程度上会存在着微妙的冲突,因为地方政府总是希望资金多多益善, 同时价格低好。但是,价格低了,资源配置根本配置不到这个地方来。某人行人士表示,在宽容度较高的政府下,人行分支机构的工作往往能够发挥更好的的作用。


这确实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相应的预案措施。




24小时排行

产品分类

电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