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数据解读 > 人物观点 >

央行郭凯:11条金融开放措施还有3条需修改技术

发布时间:2018-08-13 09:28 发布人:小雪 浏览量: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在今日的论坛上,郭凯在谈到这一轮的金融开放时表示,这一轮的开放是中国加入WTO之后最主要的开放:第一,范围比较大,涉及到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还有一些小领域,基本上金融服务业涉及的领域都包括了;第二,力度很大。WTO只是把门打开了,允许外资机构进来,但是还有很多限制。现在走向国民待遇,用国外的说法是进一步走向全牌照开放,全股比;第三,落实非常快。11条已经落实了8条,还有3条还需要修改技术法律。当时宣布的11条,年内应该能实现,这是有把握的。

今年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时,公布了11项将在今年落地的进一步金融开放措施,并明确给出落地时间表:其中6项要大部分要在6月末完成,5项则在年底前推出。

以下为发言全文:

我顺便说句财政和央行的关系。看看美联储的主席和财政部部长写的回忆录,其实各国央行和财政都会有非常微妙的关系。二者之间有一些辩论或者不同意见是挺正常的,辩论也是存在的。

回到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我是在国际司做开放的事情,我给大家说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去年以来,大家明显感到金融服务业开放的速度加快了,有一个明显加速过程。我想把其中的时间节点给大家简要回顾梳理一下。所有的事情不是一下发生的,是有过程的。

从我参与工作过程中的感觉来讲,我觉得这一轮开放的起点是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加入SDR,这是人民币国际化里程碑式的事件。很巧合的是,在2017年年初,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组织写第一份《径山报告》,题目是金融业开放。四十人论坛选这个题目完全是独立决策过程,至少没有跟人民银行沟通过。但我们大概在同一个时间点考虑了同一个问题。《径山报告》影响力之大,也体现在政策的重要性和业界的关注度。我们平常跟美国财政部、美联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接触比较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国财政部明确告诉我,一拿到《径山报告》就直接翻译成英文读了。你很难看到国外机构对一份民间报告这么重视,这也体现了这个事情的重要性。

2017年初决定写这个报告,无论是政策层还是智库方面都开始重视这个事情。2017年年中,当时有一个中美“百日计划”。“百日计划”磋商了30多轮,达成了十条共识。媒体报道比较多的是中国开始进口美国牛肉,但其中的五条是关于金融业开放的。当时人民银行代表中国政府跟美国磋商的五条关于金融业开放的共识,包括评级征信、信用卡等。2017年7月份,中央财经小组召开第16次会议,《新闻联播》报道说,“会议听取了人民银行关于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和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汇报”。2017年7月,人民银行向中央财经小组做了一个汇报,那次会议对下一步金融业开放做了很重要的部署。今年4月份,博鳌亚洲论坛,人民银行易行长在博鳌宣布11条开放措施。我说这个时间点,是想说,研究部署这个事情,好像有些人觉得和中美贸易摩擦谈判有关,其实关系不大,其整个是早于贸易摩擦和谈判过程的。它整个是一个自主、自发的过程。从中国自身的角度来说,需要进一步开放了,所以才发生这个事情。当然发生的过程和中美贸易问题又交织在一起,所以显得像是美国人给我们施压了我们才做,这个是不成立的。

怎么评价这一轮开放?我个人觉得,中国金融开放要分阶段。上一次比较大规模的开放就是加入WTO,当时我们做出了一系列承诺,银证保都有一系列的开放,在那之后有一些陆续的开放措施。这一轮开放应该是加入WTO之后最主要的开放,一个是范围比较大,涉及到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还有小的领域,基本上金融服务业涉及的领域都包括了。第二个是力度很大。WTO只是把门打开了,允许外资机构进来,但是还是有很多限制,比如股比、业务范围等各种各样的限制。现在是走向国民待遇,用国外的说法是进一步走向全牌照开放,全股比。现在银行已经放开了,保险证券三年后放开股比。第三个是落实非常快。博鳌亚洲论坛提出的11条金融开放措施已经落实了8条,还有3条还需要修改技术法律。当时宣布的11条,年内应该能实现,这是有把握的,这是我说的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金融开放和严监管是什么关系。一方面我们严监管清理了很多机构,还有很多机构爆雷,一方面打开大门让外资机构进来,这个中间有没有什么矛盾?开放和严监管有没有矛盾?这不仅没有矛盾,而且必须是同时发生的两件事情,就是扩大开放和加强监管同时并存。

开放的本质就是取消没有必要的对外资的歧视或者进入的限制。严监管能保证所有金融机构,无论国有的还是民营的还是外资的都能按照一个统一的严格的高标准来受到监管。你看主要的发达国家,他们走向高度开放的同时都有很严的监管,通过严监管控制金融风险。

第三个方面,我们说金融业要走向负面清单管理,这和我们说的金融业必须持牌经营和特许经营这两件事情有没有矛盾?是不是因为金融业是一个特许行业必须持牌经营的行业,就不能负面清单管理,如果外资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就是对外资超国民待遇,有没有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理解有不对的地方。拿开车的事打一个比方。我们过去规定只要是外国人都不准在中国开车,这属于没有开放。后来我们正面清单式的开放,规定从哪天哪天起,外国人可以开排量1.6升以下的小汽车,过两年外国人可以开7座以下的车,这是正面清单开放模式。负面清单开放模式是,我们现在规定外国人除了不能开军车、公共汽车,所有车都能开,这就是从正面清单变成了负面清单。比如说我们说了,外国人不能开军车、公共汽车以外都能开汽车,但这不意味着外国人可以在中国无照驾驶,他该拿什么驾照还得拿什么驾照。外资机构需要拿的牌照需要拿,而不是放任不管。

第四个方面,金融开放和金融安全的关系或者与金融风险的关系。任何开放都可能会带来新的风险,这个都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也要客观分析,我想说以下几点:

第一,金融服务业的开放和资本项的开放是两个不同的开放,理论上有联系,我们现在所做的金融业开放都是金融服务业的开放,属于WTO的管辖范围,属于允许外国人到这来做生意,可以有资本流动也可以没有资本流动。资本项开放有很多争议,但对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是另外一种概念。

第二,回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我们看看美国出事的金融机构是雷曼兄弟、AIG等,几乎出事的机构都是美国自己的机构。这样的例子非常广泛,其实大部分国家的金融业出金融风险,都是本国机构出了问题。这里面有非常复杂的政治经济学的原因。所以说,堡垒一般都是从内部攻破的。中资银行在国外经营,外资银行在中国经营,相对比较老实,因为不是在本土经营,业务范围、政治联系都是有限的,所以它做不了太多的事情,反而是本国的机构可能是最大的风险点。换句话说,真正出风险的时候未必是外资机构出风险。

第三点,有人说这也不对,你看东欧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东欧很多国家是外资银行比重非常大,外资银行开始往回撤资,导致东欧国家陷入很大的困境。信贷也没有了,金融服务也没有了,我们会不会有这样的问题?这个事情看怎么看?中国国内金融体系已经长成大树了,外资银行比重才1%多,即使到10%到20%(未必到得了这个数),中国也不会变成东欧那样——银行业掌握在外资银行的手里。再者,你看外资银行占比重大的地方,东欧和拉美,受到的影响是截然不同,这取决于银行经营模式。拉美是外资银行高度本土化,储户的基础在本地,在当地动员储蓄,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东欧为什么受影响?他们是从奥地利拆借资金,拆到东欧这些国家,通过短期债务来为这些国家提供金融服务,其实是个资本流动的问题,这其实是一个宏观的问题不是外资银行的问题。





24小时排行

产品分类

电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