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融科技 > 区块链 >

联盟链转向公链 井通科技走向“歧途”

发布时间:2019-04-23 09:46 发布人:金砖小金 浏览量: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虽然周沙曾表示已经将井通公链与井通科技进行“隔离”,井通相关负责人也对两者关系进行了否认。但据财经网了解,两者只是做了名义上的切割,实际上关系密切。

作为国家网信办首批备案的164家企业之一,井通科技在国内联盟链领域拥有一定知名度。作为成立于2014年8月的区块链“老兵”,近两年似乎正在调转方向,进军公链。SWTC及墨客基金会相继在2018年成立,似乎也印证着井通重心的转移。

日前,井通科技合作方美股上市公司中网载线宣布,基于中网载线有限的现金流和持续的担忧,将放缓区块链平台和其他相关产品及服务的开发。更是加剧外界对其技术能力的担忧。

据井通官网介绍,井通科技的核心团队由一批活跃在硅谷的华人区块链技术专家与产业互联、大数据专家组成。2011 年由硅谷华人科学家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区块链研发团队,2014 年正式推出可支持商业应用的底层技术平台。

其中,周沙担任其创始人兼CEO,黄晏清为COO、蔡维佳担任CTO、李正鹏为井通首席科学家。值得一提的是,周沙还同时担任SWTC基金会主席。

1

资料来源:井通官网

周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井通科技主打为企业端,立足国内,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不发币。同时,为了符合中国国内监管要求,已将井通公司与井通公链做了隔离,将公链交由新加坡成立的SWTC基金会管理。

“目前井通链仍然是主要面向企业,还没有扩展到个人上链的需求。这个目前还是墨客在做。井通链的应用场景,可以在汇兑服务、征信追溯、供应链金融等等多方向。”他补充道。

但在2018年7月,周沙在阐述对区块链的理解时曾表示,区块链由两部分构成,一个是技术上的去中心化分布式账本技术,一个是经济上的通证/代币激励机制,这两个部分,缺一不可。如果没有通证或者代币激励机制的链,一定是死链。

截然相反的两个观点也体现出井通对于发币的纠结和无奈。

井通科技相关负责人向财经网明确表示,“井通币”现名为“SWTC”,于2017年已与国内井通科技无任何关联关系,其由新加坡SWTC基金会(社区性质)运营。

有趣的是,据SWTC基金会官网介绍,SWTC基金会于2018年3月才在新加坡成立,帮助管理SWTC区块链社区项目的相关事项。而“井通币”于2017年就与井通科技无任何关系,这中间的时间空白,井通科技并没有相关解释。

关系密切

虽然周沙曾表示已经将井通公链与井通科技进行“隔离”,井通相关负责人也对两者关系进行了否认。但据财经网了解,两者只是做了名义上的切割,实际上关系密切。

除周沙既是井通科技创始人也是SWTC基金会主席外,根据SWTC的官方微博显示,其注册公司为上海墨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控股股东是井通科技COO黄晏清。同时,黄晏清持股70%的成都新田科技网络有限公司也正是swtc钱包官网的网站备案主体。

2

2

3

同时,据SWTC官网披露的该基金所有的对外联系方式,邮箱均为井通公司的邮箱后缀,同时这些对外联系人的名字拼写也与井通官网披露的团队姓名拼写高度重合。

4

代码方面,根据SWTC官网显示的Github链接,进入的也是井通的代码核心数据库。同时,井通代码库最后一次更新日期为2018年12月,目前只有一个代码开发者在维护。公链进展近乎停滞。

对此,井通回应称,目前井通科技主要使用本司内部代码仓库存放和实时更新代码。Github上的Jingtum代码块只是代码开源发布的平台,不是井通开发者开发的仓库,没有实时的代码发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SWTC基金会旗下另一条公链—MOACChain的代码更新频率较为频繁,据Github显示,截至4月初该项目代码还有更新,同时最近该链的代码贡献者有5名,提交了44次更新。

井通方面还表示,井通科技在Github上的账号并不提供MOAC的代码,也从侧面否认了井通与墨客之间的关系。但据财经网查证,SWTC基金会代码库确实下辖两个主库分别为井通及MOACChain,并无单独的SWTC公链。同时,井通科技创始人周沙也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以墨客公链创始人自居,为墨客公链宣传站台。

5

步履维艰

在谈到“井通币”时,井通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SWTC公链也由SWTC基金会管理,只针对有助于区块链产业健康发展的特定客户单位,给予积分赠与奖励,不面对社会不特定群体,并非不特定的融资行为。

但在SWTC官网和twitter上,公开定时更新“井通币”上交易所的具体情况。据统计,目前SWTC币已经上线了包括Weidex、WINMAX、Coinbig、CoinBene、Bit-Z在内的七家交易所。

除此之外,Coinmarketmap以及非小号等知名加密货币数据统计网站都有SWTC代币的交易价格及相关信息。

据Coinmarketmap统计,截至2019年4月12日,井通币的实时价格为0.000969USD,相比发行价格已经下跌97.36%,24小时交易量仅为28.346USD。目前只在CoinBene与Bit-Z两家交易所有交易对,其中CoinBene交易量占该币种总交易量的95.31%。

为了完善SWTC生态,让更多的组织和个人参与进来。2018年6月,SWTC基金会发出公告,提出SWTC基金会公链生态节点计划,预计募集100个节点,

公告中提到,成为节点要满足两点要求:

1、  募集或个人出资3亿SWTC打入指定地址并锁仓一年(必须)

2、  按照官方指定硬件配置,搭建物理节点(非必须)

比起入选节点所付出的,其激励和收益则更为丰厚。公告指出,激励将分为生态建设激励、节点搭建激励、技术认证激励以及生态贡献激励四部分。

6

截至目前,SWTC论坛公布的节点数量只有三十二个且基本分布在国内。遗憾的是,这些节点并不活跃,根据论坛显示,节点最新发帖时间为2018年9月6日,自此以后再无更新。

此外,财经网查询井通浏览器发现,井通公链目前总账户数量达到1337766个,币种为148个。但经财经网统计发现其中近60个币种持有人数不足10人,且所有币种均查不到官网和用途,其真实性存疑。

半途而废的生态节点计划、无从考证的公链发币情况及用户数量以及零代码更新的尴尬现状,不得不让外界对该公链的实际情况提出质疑。

同时作为对外宣称面向全球的公链项目,SWTC项目在各个社交渠道的维护大部分为停滞状态,国外社群的布局更是有不少缺失。与之相比,其它国内公链数据呈现碾压。

7

数据截至2019年4月16日

8

另辟出路

与SWTC发展近乎停滞相比,SWTC旗下的另一条公链—墨客显然更受重视。前文提到,无论是代码开发人数还是频率,墨客公链都处于绝对优势。

据墨客(MOAC)白皮书介绍,墨客(MOAC)采用双分层结构,是实现分片和异步智能合约调用,同时兼具可扩展性、安全性、去中心化的底层公链。墨客主网已于2018年4月30日正式上线。

其管理机构MOAC 基金会是全球MOAC区块链生态的非盈利性组织,于2018年3月在新加坡成立。

在谈到井通链(SWTC)和墨客链(MOAC)两条链的定位时,周沙曾表示,两条都为公链,井通的定位,更多的是服务国内企业的区块链技术需求(尤其是无币区块链)。墨客则是优化的以太坊++,面对的主要对象是海外企业、开源社区以及个人2c的需求。两个系统确实有重合之处,主要是在于底层共识机制上面的智能合约处理架构,是一致的。

据财经网了解,墨客公链在国内也有布局。其国内的代表公司及宣传主体为青岛墨一客区块链有限公司。墨客公链中国的微信公众号及微博运营均为该公司。据其官微介绍,该公司于2018年1月成立,负责MoacChain(墨客)商务应用,社区运营推广以及底层中间层技术开发支持服务。

据天眼查显示,青岛墨一客区块链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黄晓琴,最大股东为周志黔。虽然公开信息无法查到两者与井通科技是否存在直接关系。但通过查询两者所有股东信息可知,两者均在井系生态公司的相关公司任职。

9

资料来源:公开信息

据墨客发布的周报显示,MOAC墨客原生币发行总量为2.1亿,现时流通量为1.5126亿。截至2019年4月,墨客原生币地址数增加至354248个。据Coinmarketcap价格,当前墨客币价格为0.699USD,虽然相较其发行价也下跌95.28%。但与井通币价相比,仍是其价格的1千倍。同时,墨客公链曾在2017年7月进行过ICO,募集总金额为6,998,723美元。在交易所方面,墨客币上交易所数量高达18家也远高于井通币。

正如其官网介绍,井通团队2011年成立,2014年正式上线。墨客公链2017年才开始开发,2018年4月主网才正式上线。“两条链开发有明显的先后顺序,井通在前,墨客在后。如果井通做联盟链很顺利,压根没有必要再做一条可以发币的公链。井通也没必要发币。”资深业内观察者黄岩向财经网表示。

“只有当联盟链被发现走不通时,井通才会调整战略,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墨客。这也许是所有以区块链企业主导联盟链的通病。”黄岩进一步解释道。

趣链科技CEO李伟也曾对财经网提到,做联盟链的区块链企业存在盈利模式单一且不稳定、客户拓展难等问题。

“区块链初创公司与上市公司或集团公司相比,缺乏稳定客户资源支持。再加上对区块链企业本身来讲,在对技术人才的吸引力上很难与知名互联网机构竞争。同时初创公司又经常会因为理念不合等因素,导致创始成员出走等问题。其人才吸引力及稳定性都存在瓶颈。”

这点也得到了很多业内人士的赞同。网录科技创始人兼CEO吕旭军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的联盟链落地,大多是做概念验证。即企业在某个业务场景上加入区块链技术,然后证明区块链技术能否取得应用效果。

蚂蚁金服创新科技事业部商务总监邹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联盟链存在可持续发展问题。“联盟链从商业角度来说,主要问题在于产业模式不清晰、盈利模式缺失。企业都愿意使用区块链,但大多不愿意为此付费,其可持续发展存在问题。”

人才、资金、客户资源等多方面掣肘致使联盟链,尤其是初创企业主导的联盟链发展变得步履维艰。

“只有发币,才能让企业能够活下去。”黄岩感慨道。

“国内的情况,大家都很了解,很多项目方为了合规与企业生存的平衡,不得不将涉币业务与纯技术业务进行了分离。”黄岩补充道。

财经网曾撰文提到,很多发币企业惯用的模式就是将涉币业务放置在海外(新加坡居多),并以基金会的形式管理运营。但值得警惕的是,这种看似安全的模式却存在很高的法律风险。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就曾向财经网表示,在海外进行发币的团体或组织,又到国内宣传销售的,可能会涉嫌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也曾撰文称,目前,市场中出现不法人员在境外发行加密代币,吸引境内人员参与集资和交易的行为。这类行为绕过境内监管开展离岸交易和非法集资,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应采取措施及时予以遏制。





24小时排行

产品分类

电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