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融科技 > 人工智能 >

人工智能与未来战争

发布时间:2018-12-25 17:18 发布人:小雪 浏览量: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人工智能(AI)的军事化应用将会对人类带来的深远影响。尽管前路茫茫,各国仍不断大力投入各种资源来发展AI技术。 AI技术运用将显著转变战争形态,改变人们对战争的认知,作战方式、战术选择、军事力量部署、以及战略制定等。

北约作为西方核心的国际性军事防御组织,设立之初就是为了在欧洲战场对抗来自苏联的威胁。自苏联垮台之后,北约仍长期与俄罗斯摩擦不断,二者存在结构性矛盾,近期乌克兰冲突的再升温既是实例。双方各自将对方作为假想敌,不断推演潜在的战争可能。这其中就少不了引入AI技术这一未来战争的重要主角。本文将从北约的视角来看未来与俄罗斯爆发冲突时应用AI技术会面临何种情形和后果。并探索了北约在防御过程中将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对于未来战争发展和防御策略制定有着一定的启发性。

人工智能军事化

人工智能在战争中的应用主要能归结于以下几个方面提升作战效率。首先是智能化指挥,AI可以从目标搜索跟踪,到威胁评估,到锁定摧毁,再到效果评估,均减少人的参与,大幅度提高指挥效率,使作战体系的核心——指挥控制系统可以克服人的一些弱点,如情感和反应速度等制约因素,以便更迅速地做出正确决策。其次是智能军事化装备的运用,例如无人武器的使用,配以各类传感器和智能化信息收集处理技术。这将使机器代替人参与战争活动,拥有比人更强的攻击力、耐受力、反应力等,进而大大降低战争的人力成本。最后,人工智能最核心的力量在于其所带来的作战方式革命性变化,也就是智能化作战方式。情报信息干扰、舆论宣传、思想和思维方式控制等精神认知层面的攻击会产生一定的破坏力。

未来战争假想

以北约与俄罗斯冲突为例,时间定于2040年左右,假想俄罗斯借口“保护”当地俄罗斯族裔,派“绿人”(注:俄乌冲突时,俄军因派遣着绿色军服,不佩戴标识的部队进入而获此昵称。)对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以东小村庄发动袭击,并侵占一小块领土。目的在于制造不稳定不和谐因素,通过激起内部矛盾来破坏北约的内部团结。俄罗斯军事化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将对北约反制其入侵造成巨大的问题。

首先军事装备智能化层面来看,复杂且非常重要的发展是大量机器人在战争中的使用。AI技术使得无人机群可迅速改变袭击路径,或加大数量采取饱和攻击形式来突破防御体系。除直接进攻,无人机亦可用于在有效射程以外的空域设立警戒区,对机场内起飞的飞机进行主动的识别和打击。

大量飞行器可携带类似由传感器引爆的武器(Sensor Fuzed Weapon)可在空中徘徊来保持威胁。但这种武器一直存在争议,在某种程度上可被归为集束弹药,因人道主义问题而受国际条约禁止。不过美国并未签署该条约,因此一直有装备这种类型武器。配以AI技术,这种武器将被看作是机器人武器而非简单的特种炸弹。这类弹药亦可被用于攻击北约军队在欧洲主要道路上的活动。尤其是从欧洲西部向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调动部队时。未来这类弹药的载体将变为小型机器人装置,并可被用于攻击铁路和公路运输队,利用渗透进北约领土的俄罗斯特种部队来引导实施精确打击。

AI机器人技术的使用除了无人机以外,还可能出现“神风特攻队式”(日本二战时期使用战斗机冲撞的一种自杀式攻击方式。)的打击方式。以上述事件为例,由于作战区域以海域为主,因此港口和海上船只成为攻击对象。大量的智能水雷(Smart Mine) 会对航运线路上的船只造成巨大威胁。这种智能水雷以通过互相网络链接的无人水栖机器人群系统(Unmaned Underwater Robotic Vehicle Sytem——UUVs) 为载体,配置各种传感器和爆炸装置,利用AI技术来操控和识别作战目标,可当作移动水雷或鱼雷使用,以集群形式进行攻击。这种技术概念对于美国海军来说还离实施运作有一定距离。在2013年兰德公司的武器技术成熟度研究中,以总分9分为评判标准,这种技术的成熟级别被列为1和3之间。但是其涉及的核心技术已有一定发展,如自动化传感器都已相当成熟且已投入使用。随着AI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这种武器将更加自动化,更具集群性。

其次从智能化指挥层面来看,上述这种作战能力给对手带来的不仅仅是“智能水雷”的恐惧,还在于可移动、可重复部署、灵活机动的一个自动化作战网络所带来的威胁。高效智能化的战场信息收集和处理,以及整个指挥链智能化将使得一方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中拥有更大主动权,甚至于后发制人。

自二战以来造成美国海军主要损失的罪魁祸首是水雷,AI技术运用将更使人寝食难安。当前主要防御手段是规避水雷部署的区域。战时主要措施是在时间允许情况下,通过大规模排雷行动来清理出一块狭窄的无雷通道。以伊朗在波斯湾部署水雷情况为例,美国海军及盟友需近一个月时间来完成排雷工作。这种作战手法在最近几十年也许有效。但在未来面对俄罗斯入侵,美国海军想要进入波罗的海的港口时必然遭遇不同的情形。新型的移动式雷场可以通过相互通信交流来修补被破坏的区域,重新形成防御网。使得传统排雷方式变得捉襟见肘,甚至毫无成效。

如北约找到干扰智能水雷的方式的话,敌方只需扩大部署规模,提高单位区域密度就可实现全面防御。另外还可设定程序让水雷自动随时间变化而转换部署位置。这使其很难被消灭,且在中央处理器没有探知漏洞的情况下也能自动修补受损防御网。甚至在失去天基导航系统的指引,缺乏信息通信交流的情况下(Space-Based Navigation Systems) 仍可按照数学概率形式部署。

最后,就智能化作战方式而言,主要是通过对一方的网络和信息通讯系统等进行攻击。利用AI技术优势击破并渗透进入对手的计算机系统,然后植入强大的自动化运算功能来根据对手防御形式的改变而持续不断地调整攻击战术的手段将变得更加智能化,能随机应变,使得防御一方不得不疲于奔命地修补漏洞,使得一方的指挥系统陷入瘫痪。

到2040年,许多北约的武器控制和其他的一些平台的网络系统对攻击抵抗性也许将变得更强。2000年的千禧年病毒和随后其他一些网络危机应当已经使人们清晰的认识到计算机网络安全的重要性。这需要更多合适的安全手段来抗衡潜在的威胁。但大国之间普遍存在的自满情绪使得很多有意义的举措无法得到推行,特别是针对网络黑客,恶意半导体芯片供应来源等这方面的问题。需注意的是,目前也只是假设北约在这方面更有警觉,实际情况仍是未知数。但这方面的发展可能各国会不同步,但有一点,至少各国都不会立刻采取一些有实际意义的措施来强化具有军事意义的民用设施的保护。

结语

无论如何,未来的情形将与今日不同。过去几十年美国军事力量在国际上不受挑战的神话将有可能不复存在。机器人和AI技术将成为发展的中心,哪怕没有像终结者一样的杀人武器的出现,其对战争形态形式的改变也将是巨大的、未知的。 指望军备控制条约来约束AI技术军事化的发展和使用显得不切实际。

如必要,北约军事力量可以通过远离波罗的海来避免这种威胁。美国、加拿大、英国军事力量可以部署在法国,荷兰或者德国,以便战时直接从陆上向俄罗斯进发。但介于调动部署时间的滞后性,及陆上运输面临的风险,这一策略的可行性存在不确定因素。此外俄罗斯对北约采取这种策略存疑,使得策略本身的威慑力大减,无法起到避免爆发战争的作用。

由于北约与俄罗斯相比拥有更好战略深度和巨大的资源不对称性。北约在未来20年内仍可在东欧地区对俄罗斯赢得常规战的胜利,但未来面临的挑战和冲突升级的风险在增大。





24小时排行

产品分类

电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