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融科技 > 人工智能 >

李开复:李飞飞是人工智能的“良心”

发布时间:2018-10-22 15:54 发布人:小雪 浏览量: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李开复:李飞飞是人工智能的“良心”

【网易智能讯 10月22日消息】近日,李飞飞回归斯坦福大学之后,正式宣布启动以人为本人工智能项目,创建了以人为本人工智能研究院(Stanford Human-Centered AI Institute (HAI))。

这次,李飞飞肩负重任,立志推动人工智能的研究,教育,政策和实践,以造福全人类。他表示,这是斯坦福大学和其他地区科学家的共同目标:将人性置于人工智能的中心。

本文将详尽的给大家阐述李飞飞的以人为本项目和理念,以及李开复眼中的李飞飞。

李飞飞的“以人为本”AI倡议

斯坦福大学在公告中提到,我们正处在一个真正的历史转折点:社会正在被技术重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更深刻。许多人将这个时期称为由5G无线网络、3D打印技术以及物联网驱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然而,人们渐渐发现,最具影响力的变化可以追溯到人工智能的出现。

这些变化中多数令人振奋,机器翻译使思想更容易跨越语言障碍而得以传播;计算机视觉使医学诊断更加准确;而驾驶员辅助功能使汽车行驶的更安全。有些变化则令人担忧:随着自动化的快速发展,数百万人面临着失业所带来的不安全感;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让人们难辨真伪;最近,机器学习领域的偏见案例也向我们展示了技术如何轻易地放大偏见和不平等。

就像任何强大的工具一样,AI所承诺的风险和回报是等价的。但与核能和生物技术等大多数具备“双刃剑”特征的技术不同,人工智能的开发和使用是一种分散的、全球性的现象,其进入门槛相对较低。这种分散性导致我们难以对人工智能技术进行操控,但我们大可以负责的态度采取多项措施对其进行引导。这就是为什么说,人工智能的下一个前沿不能简单地考虑技术——它必须是以人为本的。

斯坦福“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倡议指出,从气候变化到贫困,许多问题背后的原因都值得我们关注,但对于人工智能,有一些特别突出的地方值得注意:尽管人工智能的影响范围之大,难以确定,但其仍处于我们集体力量的塑造中。正因如此,斯坦福大学宣布了一项重大的新举措,旨在建立一个致力于引领人工智能未来的研究所。该研究所将支持跨学科研究的必要广度;促进学术界、工业界、政府和公民社会之间的全球对话;并对所有部门相关负责的领导进行激励。我们把这种观点称为“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 Human-Centered AI),其源自于三个简单而又有力的想法:

1、为了让人工智能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需要,其必须包含人类智慧中的多样性、细微差别及深度。

2、人工智能的发展应与其对人类社会影响的长期研究相结合,并据此加以指导。

3、人工智能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增强我们的人性,而不是削弱或取代它。

实现这些目标将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每一项都向我们提出了复杂的技术挑战,并将引发工程师、社会科学家和人文主义者之间的对话。但这也引出了一些重要的问题:什么是最紧迫的问题,谁来解决这些问题,这些对话将在哪里进行?

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需要广泛的、多学科的努力,利用从神经科学到伦理学等一系列不同学科的专业知识。要应对这一挑战,我们需要探索未知的新领域,同时保证其不用于商用,这远不止是一项工程任务。

斯坦福大学还谈到了学术界的重要作用,这是纯研究的领域。正是科学的自由让成百上千的大学在国际上合作建造大型强子对撞机——不是为了让我们的手机更便宜或者我们的无线网络更快,而是为了第一次看到希格斯玻色子。由此,我们制造出了哈勃望远镜、绘制出了人类基因组。

最重要的是,学术界是包容的,不为竞争市场份额,其需要人们共同协作以获得对知识的更深入理解,这些知识可以被分享。更重要的是,学术界负责教育未来的领导者和实践者,跨越一系列学科。人工智能的发展将是一个多代人的旅程,现在正是向技术人员、工程师、企业家和政策制定者灌输以人为本的价值观的时候,因为正是这些人负责规划人工职能的未来发展路线。

为什么是斯坦福大学?

实现“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的目标,需要学术界、工业界和世界各国政府之间的通力合作。没有一所大学能提供所有的答案;没有一家公司能制定所有标准;也没有哪一个国家能控制所有技术。

李开复:李飞飞是人工智能的“良心”

斯坦福大学表示,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需要一个焦点,一个专门致力于“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原则中心,能够迅速推进研究前沿,并成为其他大学、行业和政府思想的全球交流中心。我们相信斯坦福是承担这个角色的不二之选。自1963年约翰?麦卡锡(John McCarthy)创立了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Stanford AI Lab,SAIL )以来,斯坦福一直走在人工智能的前沿。

在“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倡议中,斯坦福渴望成为一个活跃思想者的家园,这些思想者们共同协作,以产生更大的影响力。这项工作将围绕五个相互关联的目标展开:催化突破,多学科研究;培育一个强大的全球生态系统;教育和培训在学术界、工业界、政府和民间社会的人工智能领导人;推进现实世界的行动和政策;或许最重要的是,激发一场”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全球对话。

让李飞飞不安的两个问题

2012年,李飞飞在思考两个看似无关却令人不安的问题。

当时她正在斯坦福大学休产假,正在反思自己作为AI实验室教员中唯一女性的经历。与此同时,她开始担心关于AI的各种问题。她说:“关于AI有多危险,已经有许多议论了。如果每个人都认为我们在打造‘终结者’,那么我们当然会错过很多人——包括女性。不然的话,她们可能会对AI产生兴趣。我们越少谈论人类的使命,我们拥有的多样性就越少,对人类来说,技术越有可能是糟糕的”。

这尤其令李飞飞感到不安,因为她在当前这一领域的崛起中发挥了基础性作用。2007年,作为普林斯顿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助理教授,李飞飞开始了一个让电脑读图的项目。这是一项如此荒唐、费力和昂贵的努力,以至于李飞飞在融资方面遇到了困难。该项目要求人们给数百万张图片贴上标签。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份工作一直是亚马逊Mechanical Turk的最大雇主。由此产生的数据库ImageNet,成为训练机器识别图像的关键工具。这也是Facebook可以在照片中标记出你的部分原因,或者Waymo的无人驾驶汽车可以识别路牌的部分原因。

了解计算机科学后,李飞飞提倡跨学科工作,让AI变得更有用。在斯坦福大学,她与医学院研究人员合作改善医院卫生。当她离开斯坦福大学,在谷歌GoogleCloud部门担任AI首席科学家的两年时间里,她帮助领导了开发工具的推出,这些工具可以让任何人创建机器学习算法。

今年秋天,李飞飞以计算机科学教授的身份回到斯坦福大学,不过她将继续为谷歌提供建议,并将帮助发起一项将AI和人文学科结合起来的计划。她说,她的领域需要与神经科学、心理学和其他学科的研究人员合作,以创建更具有人类敏感性的算法。这还意味着与政府机构和企业合作,确保AI帮助人们完成工作,而不是取代他们。

李飞飞相信AI有潜力将我们从平凡的工作中解放出来,这样我们就可以专注于需要创造力、批判性思维和相互联系的事情上。例如,一名护士可能从管理医疗设备中解脱出来,这样他就可以花更多的时间与病人相处。李飞飞说,看看这项技术的潜力,它是无限的。但她指出,前提是当你把人类放在中心的时候。

“这场革命还没有完成”

作为AI研究人员,李飞飞在她的职业生涯中一直在尝试让软件变得更智能,并且也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最近,她开始问自己一个新的问题:我们怎样才能让智能软件与人类的价值取向相一致呢?

“尽管人工智能已经展现出了它的力量,这仍然是一项新兴的技术,”李飞飞周一在旧金山举行的WIRED25纪念大会上说,“真正重要的是把人性作为核心。”

李飞飞表示,人工智能这场革命还没有完成,我们应该更多地考虑智能软件如何与人一起工作,而不仅仅是开发单独行动、甚至有一天可能会取代人类的人工智能系统。

李飞飞用她自己的研究领域——计算机视觉作为例子,大多数工作都集中在让计算机理解图像,比如说,图中是一只金毛猎犬还是一把椅子。她说,除非计算机能够像我们一样理解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比如从图像中感受到情感意义,或者从肢体语言中解读出信息,否则它们就不能为人类的方方面面提供帮助。

李开复:李飞飞是人工智能的“良心”

李开复也出席了这次大会,他认为,让人工智能与人类的价值观更加一致,对企业和投资者以及非营利组织都是有意义的。李开复已经投资了45家人工智能企业和40家教育企业。他说,我一直在鼓励这两类企业之间的合作,例如,开发个性化的学习软件。

李开复作出这种努力的一个原因是,在中国这样的快速增长的经济体中还有很多盈利机会,同时,在中国,对高质量教育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学校里的教师和教授能提供的总量,他也相信社会需要这种与教育相关的人工智能来帮助适应科学技术所带来的变化,并且它们可以帮助增加教师的数量。他说:“教师的职责应该是一对一的、面对面的指导。”

李开复被提名为WIRED 25周年影响力人物,他推举李飞飞作为能够塑造未来25年科技发展的人物。

李开复眼中的李飞飞

1990年,李开复收拾行囊离开了卡内基梅隆大学,在那里他始终在教授有关人工智能(AI)和语音识别方面的知识。他前往西部,开始了在硅谷的第一份工作,管理着一个试图在苹果建立语音接口技术的新团队。八年后,李开复受雇于微软,他的使命是去中国,建立研究团队,打造一个技术中心和培养人才。

如今,中国在AI领域的快速进步依然可以追溯到李开复建立的那个研究团队。李开复聘用的人中,包括阿里巴巴技术总监、百度现任总裁以及微软AI和研究主管。2005年,李开复离开了微软,加盟谷歌,并负责领导谷歌在中国的业务。2009年,在AI领域工作了25年(大部分时间)之后,李开复创办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现在专注于扶持利用AI技术的创业者。

李开复近日接受了《连线》杂志的访谈,他谈到了中国、AI以及斯坦福大学教授李飞飞的贡献,“当我9年前离开谷歌时,我创办了一家专门针对移动互联网的投资公司,主要是基于安卓系统。这就是创新工场,我们投资于社交网络、教育和娱乐。在AI出现之前,我们在这些领域做得很好。”李开复表示。

李开复谈到,花旗银行最近警告说,鉴于自动化可能替代更多人类,可能会有大规模的裁员发生。企业家们正试图建造能够节省成本的东西,你无法阻止这种趋势。这的确是一个大问题。对于特定领域,AI将在几年内接管一切。

他表示,第一个担忧是所谓的低同情心、低创造力的工作,它们几乎占了人类的半数工作岗位。AI肯定会在未来15年内接管它们,也许不是接管全部工作,但可能高达60%或者40%的工作被取代。许多经济学家说,如果AI只接手了40%的工作,这可能不能算接管。但我认为,这已经相当严重。如果你有一群律师助理,而40%的工作都没有了,你就会裁员40%,对吧?或者你可以少付他们40%薪酬。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许多AI公司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着眼于他们能做些什么。

关于和李飞飞结缘,李开复告诉记者,2016年,在带着我们的创业者前往旧金山湾区时,我认识了她,她是个鼓舞人心的人。她谈到了AI的未来,希望它不仅仅是人类的简单替代品。她谈到了人类与AI建立起共生关系,谈到了互动技术,使人类与AI的互动更富有成效和价值。一个能够自我完善、适应人类能力的AI系统,可以做更多人类不擅长做的事情,帮助人类扩展自己的思维和能力。

人类将在AI难以取代的地方发光发热,想想老师们,如果AI系统显示一个孩子不知道乘法,我们需要在教授除法之前先练习乘法,老师会介入,想办法鼓励孩子,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好奇心,AI将在这个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在李开复看来,人们的薪酬是基于某种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或者道德价值的混合来确定。人工智能时代,我们需要制定某种制度,提供某些津贴。例如,政府可以说,你未来的社会保障要么取决于学习新的技能——AI无法做到的技能,要么取决于做些具有明确社会价值的事情,比如志愿活动。如果你什么都不做,那么你只能得到维持生存水平的食品券和生活费补助。

否则,50%失去工作的人将会给社会带来很多混乱。“李飞飞是AI的良心,很少有人站出来呼吁做些对人类未来至关重要的事情,这真的令人耳目一新,她心地善良”李开复谈到李飞飞时说道,他认为大多数研究员都是书呆子,他们只想写论文,展示结果,然后回到实验室。





24小时排行

产品分类

电台精选